【凌李/性转】小事集(10)

我那么萌还不太中二:


想从头修一遍,等过年放假吧~


# 10 所以一定不准再有第二次


 


被凌远突如其来的表白弄得人有点愣,李熏然拿着手机支支吾吾了半天没想到要说什么,特别想问他:你说你喜欢我,那你离婚瞒我那么久干什么啊?但是,李熏然凭借着自己良好的职业修养和愈发严重的心软还是硬把想说的话咽到了肚子里:“凌远,你喝了酒,别开车。先发个定位给我,”深深吸了口气,“我来接你。”


过了一会手机就收到了凌远发来的微信定位,李熏然急忙在小区门口打了的,给李妈妈拨了电话说局里有事要处理,现在要赶过去。李妈妈还没来得及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被李熏然火急火燎地挂了电话,她娴熟地埋怨旁边气定神闲读报的李局长:“你看熏然现在这个样子,和你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都不着家。”


李局长从报纸里探出头,见着李妈妈的确一脸不开心,这才把报纸放下了。拿起茶几上的橘子剥了皮,掰了一半给她:“你看我现在不也被你治得好好的吗?你等那丫头也成家,自然也有人管她了。”


李妈妈被他逗得老脸一红,接过橘子,嘴上还是不服气:“等她成家?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去啊?万一她也找了个和她一样的工作狂呢。谁顾家?”


 


司机师傅听从李熏然的指挥,一路抄近道,连续躲过了四五个红灯,原本四五十分钟的路程,这么一折腾只用了半个小时不到。到了目的地,李熏然掏空口袋,就翻出来张整钞,赶忙递给司机师傅,急匆匆要走,也没管他拿找零,拿了手机就去找凌远。


远远地就能瞧见他,个子又高腿又长,乍眼的那部大奔停在路灯下,凌远靠在车盖上抽烟。这块是潼市挺出名的娱乐场所聚集地,即便是这个点,路上还是人头攒动,李熏然曾和简瑶薄靳言来过几次附近的酒吧。


“熏然,你来了啊……”他也看见了李熏然,站直身子朝她挥手,想朝她走,意识到自己手上还拿着烟有些无措,几番纠葛之后,扔在地上踩灭了。李熏然走近他,一身酒气还有烟味,她难受地皱了皱鼻子,还是上前扶住了走路有些踉跄的他。喝醉的凌远和平时不太一样,不再把板着脸当作日常,他挺不好意思地看着李熏然,还有点害羞,自己站直,李熏然也自然放开他,两个人都好像不知道要说点什么。


现在是夏末秋初的时候,气温昼夜变化大,中午日头高的时候能把人照得一身汗,可晚上的时候夜风也能把人吹得发冷。穿着短袖短裤的李熏然打了个喷嚏,摸摸了自己起了鸡皮疙瘩的胳膊,摆手拒绝了给她披外套的凌远,向着车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对凌远说:“先上车吧,我把你开回去。”凌远格外听话,习惯性地去开驾驶座的门,李熏然急忙上前,拽住他袖子管:“我开,你去副驾驶座坐着。”凌远愣了愣,想开口,看李熏然已经坐进去了,才把想问她有没有带驾照的事情憋回去。


 


李熏然当然没带,不过比起凌远这种状态酒驾,还两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她还宁可把自己的性命握在自己手里比较靠靠谱。她开车的机会不多,但还算稳,凌远喝了酒不舒服,就打开了自己这边的车窗吹风,李熏然想提醒他这样更容易头疼,不过这车里都是烟酒的味道,的确该散散,专心开着车就没提醒他。


凌远看着李熏然的侧面出神,她耳边的碎发被风吹起来,他特别想伸手帮她撩到耳后,顺势再捏一捏她敏感的耳朵,不过也就只能想想,凌院长是个喝酒上脸,可不上脑的人。两个人好像又回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有种相对无言的别扭气氛,比起初次见面大家藏着掖着的时候,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凌远随手打开车载电台,想着总得有点人声,深夜的电台节目里聊的大多是情感问题,电话里的小姑娘哭得稀里哗啦哭诉着自己被渣男骗婚,对方睡完之后还卷了钱然后跑得没影了。


凌远有些尴尬地摸摸了鼻子,正欲重新调频道时被李熏然出言阻止,她冷冷哼了一声,看着后视镜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这姑娘也不懂事,碰到这种事情应该打法制热线,打什么情感咨询啊?”凌远嗯了一声附和她,明白她话里指桑骂槐的意思:“熏然,对不起……”


“对不起我什么?”李熏然又伸手打开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打开的车顶灯,趁着红灯的时候转脸过去看凌远。


“我错了,我不该瞒你的。”凌远觉得李熏然选择刑警是极为正确的选择,她板着脸的时候比自己都吓人。如果说自己只是不苟言笑的严肃,那李熏然就是冷漠,她单是看着你就能让你觉得背脊发凉,当然也极有可能是因为他现在心虚得紧,才这么觉得。


李熏然平时带点小迷糊,被很多人说是典型的狮子座,热情大气。可在凌远面前又特别像刚刚长齐毛的小狮子,让人抱在怀里的时候还会动动尾巴,拿还没长倒刺的舌头舔人,耷拉着耳朵懒洋洋的,就像所有的幼崽一样嗜睡还粘人。可是,动物园的饲养员说幼狮长到三个月之后就不抱不能摸了,那个时候就开始长大会扑人了,渐渐有了危险性。


现在的李熏然在凌远眼里,就像三个半月大的小狮子,龇着牙装作凶神恶煞的样子要躲开给她顺毛的手,但偏偏又希望有人能拿着她喜欢的玩具来逗她。尽管有了尖牙和利爪,装得已经长大,却还是一个心理年龄不大的孩子。他伸手摸了摸李熏然的头顶:“我回去就把工资卡给你,一定不卷着钱跑。”


一股闷气憋在胸口的李熏然特别难受,她歪头避过凌远,握着方向盘,小心地看着前面的路况,开着车,等到凌远以为她特别气,气到还是不想理自己的时候,她缓缓开口:“凌远,说老实话,我就觉得委屈,我们两个人之间特别的不平等。你不光有事瞒着我,你还不信我。”


“熏然,我没有……”


“那么多人说初恋最美,说第一次爱的人会记一辈子。凌远,其实我也会害怕的,”她小心地把车停在路边,“你成熟稳重,事业有成,人生阅历比我丰富。可能你见过的女人很多,但是凌远,说句特矫情的实话,我真的只有你一个。以后什么事都别瞒我,也别骗我了,行嘛?”


 


电台里的女主播好心地劝慰着哭得泣不成声的女孩,另一边的男主播斥责女孩的少不更事,现在要做的不是满世界地找他复合,而是应该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女孩哭得惨说不了一句完整的句子,可偏偏在男主播的怒骂之后,她小声说着:“可是我还喜欢他,能怎么办呢?”愤怒的男主播也只得深深叹了口气。


凌远伸手抱她,李熏然没躲开,他附在她耳边小声说:“我答应你。”


李熏然回抱他:“别以后赖账,说今天讲的都是醉话。”


凌远蹭着她的头发,终于安下心:“别生气。我说实话,其实我酒量挺好的。”


 


听到有人敲车窗,李熏然赶忙推开凌远,理了理自己被他弄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摇下车窗,纳闷着凌远那边的窗户开着他不敲,偏来敲驾驶座的。夜间执勤的交警制服上印着荧光黄的条纹,李熏然嘲笑过交警队的人不止一次,不过现在她笑不出来了。


“这是停车的地方吗?”年轻的交警神情严肃,双颊还带着点红晕,说话的是故作镇定,“大半夜的不回家,在路边找什么刺激啊?”


“不是,交警同志。我们……”李熏然有种百口莫辩的委屈,她下意识地掏警官证,连驾照都没带出来的她怎么可能会带着,凌远想开口解释,被那个小警察瞪了一眼,立马被堵了回去:“驾照出示一下。”


凌远从口袋里拿了自己的递上去,连李熏然都不好意思地半路截下,难为情地对交警解释道“那个,出来得匆忙,没带……”


“扣五分,两百块罚款。”交警完全不留情面,李熏然有种隔行隔座山的痛苦,要来的是潼市的任何一个刑警,她都准能靠脸和名字就把事情糊弄过去,可结果人小交警里立场坚定,还没等解释就开罚单。


李熏然认栽,掏遍身上所有的口袋,还是没找到一分钱,她问了凌远带钱了吗?凌远把外套从后座拿过来给她,让她自己翻。李熏然左右两个口袋里掏了掏,左边车钥匙门钥匙,右边就一盒东西。她没多想就拿出来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交警余光瞟到,低声骂了句靠,李熏然不解低头看。


恩,果然是它,好久不见的那盒冈本。


李熏然害羞之余带着咬牙切齿地凌远:“你钱包呢?”凌远这才从裤子口袋里拿了出来,特比诚恳地和李熏然道歉,平时一直放外套里的,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只可惜里面除了卡,一分现金都没。


“那个交警同志,能刷卡吗?”


 


年轻交警贴了罚单骑着摩托扬长而去,留着李熏然在尾气里凌乱,她看了眼手里的罚单下面潇洒地签着那位刚直不阿的交警小哥的大名——焦通。“他的确是当交警的料。”凌远嬉皮笑脸,完全沉浸在李熏然被自己哄回来了的喜悦中。


李熏然连同冈本和罚单一同往他手里丢:“算你的,你去给我交。”发泄似的踩着油门调头,“还有,凌远,你刚又骗我了。”


“啊?”


“你说你酒量好?”就你刚刚那傻样,李熏然叹了口气,感慨为什么男人不能都和她爸一样,喝多了就睡,省心又省力。


TBC.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57784/


这个视频20:30开始看有超级萌的小狮子哦~顺便安利下这是我家两位爷的番组~

评论
热度 ( 256 )
  1. 取名无能ing我那么萌还不太中二 转载了此文字

© 取名无能ing | Powered by LOFTER